欧盟委员会建议到2040年温室气体减排90%

碳道小编 · 2024-02-07 17:02 · 阅读量 · 793

摘要:欧盟正在起草第一个2040年气候目标,建议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90%,以确保欧盟能够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但现实中,欧洲的气候议程正在进入一个艰难的政治阶段,清洁技术产业面临着来自美国和中国的激烈绿色科技竞争。

成为第一个气候中和大陆,是欧盟绿色协议中为欧洲制定的雄心勃勃的目标。


自2019年欧盟委员会公布《绿色协议》后,欧盟委员会通过了一系列提案,并在2021年正式通过了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欧洲气候法》,使得欧盟迈向碳中和的步伐持续加速。这些法案共同构成了“Fit for 55” 一揽子措施,以实现使欧盟的气候、能源、运输和税收等政策适合到203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比1990年的水平减少至少55%的目标。


2023年10月,随着修订后的可再生能源指令(Renewables Energy Directive)和 ReFuelEU 航空法规在欧盟理事会的通过,“Fit for 55”立法方案的最后两个支柱也搭建完成,欧盟现在拥有涵盖所有关键经济部门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目标。


而对于更远期的2040年气候目标,《欧洲气候法》也有明确规定,其在第4章中指出:在巴黎协议首次盘点后的6个月内,欧盟委员会需要对2040年气候目标提出立法建议。2023年11月COP28大会对巴黎协议做出了首次盘点,这也就意味着,欧盟委员会需在2024年5月结束之前对2040年气候目标正式提出立法建议。


对于此目标,欧洲气候变化理事会(欧洲气候变化科学咨询委员会)去年6月在基于模型测算和分析后,给出了欧盟到2040年减排90%至95%的建议。欧盟新任命的气候专员沃普克·霍克斯特拉(Wopke Hoekstra)在去年10月向欧洲议会发表讲话时,也承诺欧盟将引入“至少”90%的目标。


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透露,欧盟正在起草第一个 2040 年气候目标,以缩小其到 2030 年将净排放量减少 55%与到 2050 年实现净零排放量之间的差距。


据了解,该气候目标的立法提案预计将于当地时间2月6日正式提出,欧盟委员会将建议欧盟到2040年将温室气体净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90%,以确保欧盟能够在十年后实现净零排放。根据泄露的草案,新气候目标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将是碳清除,包括直接空气捕集或农业和林业固碳等技术。欧盟表示,这部分内容可能占目标的 10%左右,目前尚未决定在蓝图中清除量将占多大比例。


在部分成员国连实现2030年气候目标尚存挑战的当下,欧盟2040年减排90%的气候目标,是雄心万丈还是纸上谈兵?


1  2030年的气候目标仍存挑战


近年来,欧盟一直致力于能源、气候和环境政策改革,并出台了多项立法配套措施,以确保气候目标的实现。但在现实过程中,由于环境立法方面的阻力,产业政策的滞后,以及资金的缺乏正不断地拖累着欧洲的绿色步伐。


2023年6月,欧洲审计院(ECA)对欧盟及27个成员国提交的气候与能源行动进行审计,其在报告中指出,欧盟国家实现气候目标的计划含糊不清,由于巨大的融资缺口,可能无法实现欧盟到 2030 年将排放量比 1990 年水平减少 55% 的目标。欧洲审计院(ECA)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审计人员质疑欧盟2030年气候目标是否能够实现,因为他们发现几乎没有迹象表明实现2030年气候和能源目标的行动是足够的。”


与此同时,欧盟审计人员对缺乏实现欧盟 2030 年气候目标的资金表示特别担忧,特别是来自私营部门的资金。根据报告,欧盟每年划拨约870亿欧元用于实现其气候目标,这还不到实现2030年目标每年所需1万亿欧元投资的十分之一,这意味着其余部分将需要来自国家预算或私人投资。


此外,欧盟审计人员还指出,欧盟国家利用“灵活安排”实现2020年国家气候目标的方式缺乏透明度,例如国家之间可再生能源的统计交换或从其他成员国购买碳污染权的能力这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目标。


2023年12月,欧盟委员会对已经提交的21个成员国的国家能源和气候计划(NECP)草案进行评估,结论也不容乐观。欧盟委员会指出:在目前减排政策和行动下,欧盟到2030年只能减排51%,距2030年的法定气候目标55%差4个百分点。对于可再生能源,目前的草案将导致到 2030 年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 38.6-39.3%,而目标是 42.5%;在能源效率方面,当前草案将使能源效率提高 5.8%,而目标为 11.7%。而在在农业、供暖和道路运输领域(目前被称为“努力共享部门”)更是与40% 目标相比存在6.2 个百分点的差距。


非政府组织中东欧银行观察组织,点名批评了中东欧国家“在逐步淘汰化石燃料方面拖拖拉拉”。其指出中东欧国家在气候目标方面落后,匈牙利规定在 2029 年之前逐步淘汰煤炭,这比之前的预期要晚,而斯洛伐克在这个问题上仍然模棱两可。与此同时,波兰尚未重新评估其备受争议的 2049 年煤炭退出日期,而保加利亚则考虑撤回其宣布的 2038 年煤炭退出日期。


欧盟气候专员沃普克·霍克斯特拉在12月18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很明显,我们需要在最终计划中做出更强有力的承诺,以使我们坚定地走上气候中和的正确轨道。”


2清洁能源产业困难重重


净零转型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引起了巨大的产业、经济和地缘政治的转变,随着世界去碳化努力的推进,这种转变将变得更加明显。而净零转型离不开以风电、光伏、电解水制氢等为代表的清洁能源技术,其所攸关的利益巨大。


2023年3月,欧盟委员会正式公布了《净零工业法案》,其目标是到 2030 年欧盟整体战略净零技术制造能力接近或达到欧盟年部署需求的至少 40%,以加强欧盟净零技术制造的弹性和竞争力,并使欧盟的能源系统更加安全和可持续。


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欧盟的清洁能源产业在全球绿色技术的补贴竞赛中,正面临着重重挑战,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太阳能行业。


据《金融时报》1月27日报道称,最近几周,已有四家欧洲太阳能电池板工厂关闭或宣布计划关闭。欧盟正考虑对欧洲太阳能电池板制造业采取紧急支持措施,行业数据警告称,欧洲大陆的制造商正“处于崩溃边缘”,欧洲的大部分生产可能在3个月内关闭。其中,瑞士光伏组件制造商梅耶博格近期表示,除非获得政府支持,否则该公司将于4月关闭其在德国工厂,并扩大美国生产规模。


行业组织欧洲太阳能制造理事会(European Solar Manufacturing Council:ESMC)秘书长约翰·林达尔(Johan Lindahl)表示:“全球产能严重过剩,欧洲制造商不可能不蒙受巨额亏损就销售这些产品。我们需要应对中国的威胁。”与此同时,ESMC表示:“要么(制造商)将被迫破产,要么那些有资源的人将会转移到美国。” 华盛顿向在美国投资绿色技术的公司提供巨额补贴。


虽然一位官员表示,欧盟委员会“意识到”太阳能行业面临的“困难”,欧盟正在考虑有关贸易措施的“所有选择”。但业内对这些措施是否有帮助存在分歧,一位资深行业高管就表示,历史表明,贸易壁垒将造成“双输局面”,使欧盟的气候目标“悬而未决”。欧洲的太阳能电池板产量,尚不到实现欧盟2030年的太阳能发电目标所需数量的3%。太阳能项目开发商担心,实施贸易措施可能会影响供应,导致项目停滞。


除了太阳能行业,在通货膨胀、生产成本、供应链等因素的影响下,欧洲的风电产业近期也放缓了发展的步伐。而中国风电的蓬勃发展也引起了欧洲风电业的警惕,WindEurope 首席执行官贾尔斯·迪克森 (Giles Dickson)就曾表示,欧洲的风电产业应该继续保持由欧洲制造,其认为,“中国整机商正威胁着欧洲风电行业的基础,这是在重蹈欧洲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覆辙。”


此外,欧洲氢电解槽制造商们也正面临着中国的竞争,他们正在呼吁欧盟引入“欧洲制造”要求,以保护它们免受廉价中国进口产品的冲击。据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F)能源专家Xiaoting Wang2022年6月的研判,中国未来有望在绿氢电解槽设备的赛道占据主导地位,就像十年前的光伏行业一样。因为中国电解设备的成本比西方同类产品低75%,而且同样高效。


3关键原材料来源或成掣肘


与传统化石能源不同,清洁能源技术的发展严重依赖某些特定的关键矿物和金属。


太阳能光伏技术的实现依赖锗、碲、铟等元素作为能源转化的关键材料,风力发电机依赖钕、镝、镨等稀土元素作为磁性原料,电动汽车中锂、钴、镍和石墨对电池性能至关重要,而铜是所有电力相关技术的基石。


欧委会在其影响评估中提出,为了加速清洁技术的应用,欧盟需要大量增加关键原材料的供应,未来欧洲对包括清洁能源金属在内关键原材料的缺口将会更大。根据欧盟委员会的相关数据,欧盟对稀土金属的需求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六倍,到2050年增长七倍,对于锂,欧盟的需求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十二倍,到2050年增长二十一倍。此外,在污染减少90%-95%的情况下,欧盟将在2030年至2040年间每年需要50万吨铜。


与巨大需求相比,欧盟在关键原材料的采矿和加工方面存在感极弱。荷兰研究机构TNO科学家巴斯坦(Ton Bastein)称:“欧洲没有大量已证实的储量,没有可利用或正在实施的回收技术,也几乎没有下游加工技术,这都是欧洲在关键原材料方面的问题。”


而根据2024年初生效的欧盟《关键原材料法案》,到2030年,欧盟应开采其每年所需的17种战略原材料的10%,回收利用25%,加工40%。同时,欧盟每年对关键原材料需求量的65%以上不应来自单一第三方国家。


但在欧洲政策研究中心(CEPS)研究员莱赫提(Edoardo Righetti)看来,这些目标“不可行”。彭博新能源财经也指出,欧盟委员会为欧盟的开采、加工和回收能力提出了一套最低目标,以提高其本地供应的份额。这些目标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再加上缺乏直接融资,意味着欧盟将难以吸引新的投资进入该地区。


4写在最后


欧洲的气候议程正在进入一个艰难的政治阶段,因为它开始触及农业等敏感部门,而传统产业面临着来自美国和中国的激烈绿色科技竞争。


欧盟委员会提出2040 年气候目标后,将启动一个漫长的过程来实现该目标。只有在今年6月欧洲议会选举后,新委员会就职时才会提出一项立法提案,规定具体细节和实现该目标的步骤。要成为法律,该提案需要得到议会和 27 个国家政府的批准,并且双方都有权提出修正案,成员国将就如何设计未来政策和目标进行辩论。


来源:环球零碳

热门评论
会员专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