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兴安:把碳资产交易起来 (浙商证券,郑丹丹团队辑录)

微信图片_20180604084437

深圳排放权交易所总裁葛兴安先生谈到,我国在碳债券、碳基金、碳资产回购、绿色结构性存款和绿色债券等方面,已积累多个成功案例,未来有望在碳标准化远期合约和碳衍生品方面取得进展。

2018年5月19-21日,2018中国国际储能大会在深圳举行。21日下午,浙商证券电力设备与新能源研究团队(郑丹丹团队)联合主办了储能与新能源投融资专场论坛。

演讲嘉宾中,深圳排放权交易所总裁葛兴安先生,介绍了碳交易市场的由来与发展图景,相关纪要如下。


郑丹丹(主持人,浙商证券):

各位来宾,下午好!我是来自浙商证券的郑丹丹,今天下午的活动由我为大家主持。时隔一年,很高兴借2018中国国际储能大会的契机,与各位相聚一堂,共话储能与新能源投融资的现状与未来。

接下来,我们讨论的话题,比较前沿,是关于碳资产交易的。

微信图片_20180604084735

关于我国碳排放权交易试点的官方探讨,可以追溯到2011年。2013年,深圳率先建立碳交易试点。后来,陆续又有6家第一批试点开展业务。2016年,福建试点也加入进来。至此,地方性的试点增加到8家。2017年12月,全国碳交易统一市场建立,开启行业发展新篇章。

对于大多数受众来说,碳资产与碳交易依然是很新鲜的话题。今天,我们非常荣幸请到深圳排放权交易所总裁,葛兴安先生,来给我们上上课。机会难得,大家掌声欢迎!

葛兴安(演讲者,深圳排放权交易所):

各位下午好!接下来由我为大家作报告。

我们的深圳排放权交易所是2013年6月18日成立的,至今已有5年。它是全国第一个碳排放交易所,我们是全资的国企,深圳交易所(编者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是我们主要的管理者。我们也是全球发展中国家第一个开展碳交易的交易所。通过几年时间的实践,对碳资产和碳交易有了自己的看法,在此为大家做汇报。今天主要讲四部分:国际碳市场简介;中国碳市场建设进展;碳资产的价值实现途径;以及,碳资产金融化创新实践。

首先,简单介绍一下国际碳市场的情况。碳排放是一种全球性的长期威胁。在1990-1992年期间,联合国专门成立了“联合国气侯变化框架公约组织”,来号召全球所有国家讨论如何应对气侯变化的问题,最后达成了关于碳排放的第一个共识。20世纪90年代,这个问题的焦点主要落在全球发达国家,当时对碳排放问题的解决办法主要有以下两个:

其一,技术标准手段:包括脱硫脱硝,强制碳排放单位使用统一的碳排放标准技术和装备。

其二,税收:每排放1吨二氧化碳,政府将征收一定税额,提高排放方的成本压力。

这些是手段,但这些手段都会面临几个问题:第一个是无法有效控制总量,只有当每年排放的温室气体在一定阈值内,气侯变化的影响才可以被控制住;第二个是这些手段比较“一刀切”,缺乏灵活性,对行业内相关企业的生产经营会起到负面影响。

在这样的背景下,有经济学家提出碳交易的理论:由政府给各企业分配一定数量的碳排放配额。如果某家企业减排做得好,碳排放配额有富余,就可以拿到市场上交易以获利;如果企业的碳排放超过政府分配的免费额度,就要到市场上向其他企业购买超出额度。这个办法在控制碳排放总量的同时,有效地保持了企业的灵活性。如果一家企业的生产经营做得非常好,产品利润非常多,哪怕该企业多排放,到市场上多买配额,依然是可以实现盈利的。这样以来,企业可以通过市场化的机制交易配额,满足自己生产经营的需要。所以说,这是一个灵活的机制。

在这个理论的指导下,国际市场开始碳市场的探讨。我们接下来看看国际碳市场的情况。

编者注:略去部分演讲内容笔录,替以现场演示材料。)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040

从全球来看,较为领先并具有较强影响力的碳排放体系主要有:欧盟碳排放权体系和加州碳排放权体系。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547

先看看欧盟碳排放权体系。其覆盖了30个国家,从 2005年设立至今已有13年,虽然中间起起伏伏,但总体来说实现了碳排放控制目标。

接着谈谈加州碳排放权体系欧洲和美国是全世界比较大的碳排放地区和国家。特别是在21世纪初,美国共和党执政比较多,共和党一直把全球气候变化问题压制着,特朗普政府现在也是如此。而美国的州政府,在环保、应对气侯变化领域,相对于联邦政府往往更愿意主动采取行动。典型的是加州,建立了覆盖全州的碳市场,和加拿大联合形成加拿大和美国的碳市场,目前做得非常好。有一些数据,大家可以看看。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613

第二部分,我们来看看中国碳市场的建设进展。

关于中国碳市场,我们要从1997年说起,当时国际上出台了清洁发展机制。发展中国家可以通过开展清洁项目,将产生的减排量,出售到发达国家。发达国家通过购买减排量,完成它们每年的减排义务。

为什么发达国家愿意购买?因为发达国家有强制性减排义务。发达国家在现有技术水平基础之上,如果单独完成减排目标,成本是很高的。按照欧盟的测算,现在每减排1吨碳,成本会达到60-80欧元。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比较落后,做清洁项目的潜力比较大。我国最典型的清洁项目是可再生能源项目,也就是新能源,这些项目占我国碳排放项目的比例大概能达到70%-80%。发达国家让发展中国家开发新能源项目,产生碳减排量,再卖给发达国家。

随着中国经济迅速增长,碳排放迅速飙升。2007年,中国成为全世界单体排放量最大的国家。2015年,中国年碳排放总量超过欧盟和美国的总和,中国不再是全世界碳排放领域的小份,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承担起减排的责任和义务。

我们来谈谈中国碳市场建设历史及进展。

编者注:略去部分演讲内容笔录,替以现场演示材料。)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719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723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727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730

第三部分,我们将碳资产的价值实现途径做一个整理。企业的资产种类很多,包括无形资产、固定资产、金融资产、流动资产等,碳资产是独立于这些传统资产类型的新资产类型。国家财政部和相关会计准则制定的权威机构在过去几年中做了研究,这一类资产在会计准则核算方面,到底应该放在哪个类型进行统计。碳资产也是一种资产,资产的价值是为企业取得经济效益,没有效益的资产是假的。

碳资产目前主要有两种类型:一是政府分配给企业的份额;二是企业通过开展清洁项目,向政府申请分配签发减排量。目前碳资产的价值主要有两个实现途径:一是交易的方式,通过交易市场卖出去,这里面要考虑价格信号、流动性、规模大小等因素;二是融资,将碳资产作为企业另外抵质押的资产进行融资。现在碳资产融资在境内和境外均可以做到,融资的方式可以是银行贷款或者是发行债券。如果要贷款,可以把碳资产给银行做质押。如果要发行债券,可以把碳资产给投资者。碳资产融资的期限包括中期、短期和长期,融资期限比较齐全,融资速度分也可以为快速和常规,可以满足企业多层次的融资需求。

第四部分,我们来聊一下碳资产金融化的创新实践。我们现在的碳资产金融化创新成果有包括碳债券、碳基金、碳资产回购、碳透支账户等多种新型金融工具,下面我就几个比较典型的碳资产金融创新为大家做个介绍。

第一块是碳债券。我们的碳债券主要是政府或者企业为了给低碳经济项目筹措资金发行的一种新型债券。我们碳债券的首单也是比较经典的案例,是2014年深圳排放权交易所和中广核一起发行的中广核风电附加碳收益中期票据项目,发行期限5年,总规模10亿元。一个核心看点是,我们将当时中广核风电的5个风电碳资产项目的收益,包括配额交易和CCER等,作为我们这个碳债券收益的一部分,回报给债券投资者。这样,我们的债券实际上就是一个固定利率+浮动利率的模式,对投资者比较有吸引力。

第二块是碳基金。碳基金不仅仅可以由政府设立,也可以由金融机构、企业或者个人投资设立。我们的碳基金主要是通过基金的形式,将资金募集起来购买碳信用或者投资于温室气体减排项目,项目一段时期后会给投资者碳信用或者现金的回报,实现基金的增值。我们的碳基金一般投资于新能源、核证自愿减排项目、碳一级市场、碳二级市场等。目前在运行的碳基金主要包括嘉碳开元投资基金、嘉碳开元平衡基金、碳排放权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与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等,上述基金合计资产管理规模近3亿元。

第三块是碳资产回购业务。碳资产回购主要是企业把自己手上的碳资产暂时性地出售给金融机构或交易对手方,融入一笔资金并签订协议,在未来的某天以某约定价格购回。合同到期后,企业遵照合同把碳资产从金融机构或交易对手手上买回来,实现企业融资的目的。目前比较典型的回购标的是碳排放配额。我们现在可以做境内外的融资,国家外汇管理局已经给了深圳碳市场许可,准许境外投资者投资。我们之前也有一个比较典型的跨境碳资产回购融资项目,用400万吨碳排放的配额,融了1亿元的资金。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857

第四块是碳透支账户。我们的碳透支账户,简单来说,就是一些比较优质、能在银行获得相关授信的企业,可以在银行约定的账户、额度和期限内,以透支的形式,取得短期融资,用于购买碳配额。一个比较典型的碳透支账户业务流程是这样的:首先,控排企业向交易所提交开设碳透支账户的意向申请;由碳交易所进行初步审核后,将符合要求的控排企业推荐给银行;银行经过进一步审核之后给意向的控排企业授信审批;最后,得到授信的控排企业就可以利用透支账户在碳交易市场上使用授信额度进行交易了。我们的碳透支账户一般来说资金使用比较便利,审批流程短,借还方便,并且可以做到循环使用,可以有效缓解企业短期资金压力,降低短期周转带来的成本冲击。

微信图片_20180604085933

第五块是碳资产质押融资。作为推进我国绿色金融的主要监管部门,央行亦将碳资产质押作为目前关注的一个重点,我们预计将会出台很多政策来支持碳资产质押融资。我们的控排企业可以用碳配额或者碳配额和固定资产组合的方式向银行申请贷款。一个典型的碳排放配额质押贷款的业务是这样的:首先,碳资产持有方,向金融机构提交证明文件申请配额;接着,金融机构和融资意向方签订合同;之后,需要碳交所出具质押监管见证书,以及市发改委出具质押登记申请回执;满足这些条件以后,金融机构就可以借出借款了。现在已有很多企业完成了碳资产质押融资,贷到的钱从几千万元到几亿元不等。

微信图片_20180604090017

第六块是碳众筹。这一块比较小众,一般通过众筹开发的碳资产项目,把项目减排量分给参与众筹的投资者,实现众筹收益。

第七块是绿色结构性存款。企业把自己的现金存到银行,银行在存款的到期时利息的支付分为两个部分:现金利息,以及配额利息。对于企业来说,这样的结构性存款既实现了企业一个比较稳定的存款收益,又能解决履约期间碳配额流动性紧张的问题。一个比较典型的绿色结构性存款的案例是:2014年11月,惠科电子认购了兴业银行1000万元的绿色结构性存款,在获得常规存款利息收益的同时,在结构性存款到期日,还获得了不低于1000吨的深圳市碳排放配额。

第八块是碳资产托管和借碳。简单来说,如果一个碳资产保有量很大的企业,没有专业的人才,可以委托专业机构帮助管理碳资产,使碳资产保值增值。

微信图片_20180604090104

我们还有绿色债券。

编者注:略去部分演讲内容笔录,替以现场演示材料。)

微信图片_20180604090134

此外还有碳标准化远期合约和碳衍生品。目前在国内还没有上市。我国对于期货与远期衍生金融产品的监管非常严格,全国碳市场启动后,相信在这一块会有大进展。

微信图片_20180604090159

微信图片_20180604090223

谢谢大家!

郑丹丹:

感谢葛兴安总裁的精彩分享,开阔了我们的视野!

微信图片_20180604090250

来源:分析师公众号

tandao ideacarb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