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ADs研究:南-南贸易迅速增长、加强南-南合作是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减排的有效途径

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经济全球化加速了国际贸易的增长,并对全球生产活动及产生的二氧化碳分布产生了深刻影响。亚洲发展中国家作为主要制造中心和出口中心,承接发达国家的产业转移,向后者出口制成品以满足其对廉价商品的大量需求,虽形成贸易盈余但因此增加全球碳排放。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世界贸易格局正在经历深刻变化。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贸易(南-北贸易)对全球贸易的火车头作用大大降低,新兴经济体之间特别是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南-南贸易成为世界贸易的重要推动力量。在此背景下,CEADs团队及其合作者对金融危机前(2004-2007)、后(2007-2011)的南-南贸易的贸易量、贸易结构和驱动因素,以及可能会对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量化分析,最近在《自然Ÿ通讯》 Nature communications 上发表最新研究成果。

微信图片_20180517005414

Fig. 1 Changes in net emissions embodied in South–Southtrade and largest South–South transfers

研究发现,发展中国家出口引起的碳排放从2004年的2.2 Gt 增长到2011年的3.3 Gt, 其中南-南贸易隐含排放量年均增长速度接近于是南-北贸易中的5倍。南-南贸易增量中,印度和中国是最大的贡献者。印度的进口中体现的碳排放量增长最大(209%),并且其增长的一半是源自于与中国的贸易,主要体现在印度对中国重工业以及高新技术产品的需求进口。印度的出口产品中隐含的碳排放也在快速增长,年增长率从2004-2007的7.7%增长到2007-2012年的12%。印度在很多制造业产品的出口中已经成为了中国的竞争者及替代者,尤其是劳动密集型和资源密集型产品,如矿产品,纺织品和服装产品等,其年均增长速度在2007-2011年相对2004-2007间有大幅增长。从出口区域来看,印度到中东和北非的出口在2007-2011的增长速度相对2004-2007迅速增长,而中国对这些地区的出口近年来则有所下降。

中国对其他发展中国家的出口中体现的碳排放量虽然在上升,但是其增长速度已放缓,年均增长速度从2004-2007年间的11%降低到2007-2011年间的5%。由于劳动力成本的提高,劳动密集型产业已经开始从中国转移到其他亚非国家,中国从其他工业化程度较低的国家主要进口原材料和初级加工产品,深加工为制成品后再出口。因此,中间产品的(intermediate products)隐含碳排放在中国出口中占62%,而在进口中占93%。中非贸易中这一特点更为突出,83%的进口碳排放增长都隐含在中国从非洲进口的矿产品中;而中国向非洲出口引起的碳排放则隐含在机械设备产品中。中国生产出口纺织品引起的碳排放从年增长速度8% (2004-2007)下降到5%(2007-2011)。相比之下,隐含在中国进口的纺织品中的排放量呈现相反的趋势:在2004-2007年以每年9%的速度下降,但是在2004 – 2007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

微信图片_20180517005500

Fig. 2 Annual changes in emissions embodied inselected types of exported products to the rest of World.

由于调整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中国的碳排放和出口引起的碳排放都将要或已经达峰,中国的经济增长已经实现与碳排放脱钩。下一阶段全球能否实现减缓全球气候变化的目标减和全球的碳排放强度,尤其是目前处在工业化和城镇化中的新兴经济体的碳排放强度和排放量密切相关。由于全球碳减排中各个区域的国家自主贡献(INDC)不尽相同,并且生产活动在逐渐向减排政策较为宽松的区域转移,我们要警惕由于生产成本的差异引起的碳泄露演变成由于减排政策以及减排成本的差异引起的碳泄露。中国及印度在南-南贸易中的关键角色,以及作为在全球产业链中连结发达国家及其他发展中国家的主要经济体和气候变化减排承诺方,应在加强本国产业调整、升级能源系统及提高生产效率的同时,大力促进现有环保技术从向欠发达地区和国家进行有效转移及对其技术吸收能力建设的提高。西方发达国家应在开发低碳环保技术及产业的同时,应避免对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封锁;并大力促进可持续消费,大幅降低人均碳足迹,推动全球绿色价值链的发展与延伸。

文章信息:

Jing Meng et al. (2018). The rise of South-South trade and its effect on global CO2 emissions. Nature Communications. Voume 9: 1871 (doi:10.1038/s41467-018-04337-y)

 

相关CEADs研究:

Zhifu Mi et al (2017). Chinese CO2 emission flows have reversedsince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2017. Nature Communications Voume 8:1712. (doi:10.1038/s41467-017-01820-w)

Zhifu Mi etl. (2018). China’s “Exported Carbon”Peak: Patterns, Drivers, and Implications”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doi:10.1029/2018GL077915)

tandao ideacarbon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