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碳控制目标与碳排放目标压力下,业主如何应对

“煤控指标搞错了,本来应该多出上千吨的指标,结果现在缺了几千吨。”

这是一业主单位真实发生的例子。

如果我们在这方面也是专家多好,可以再多一项业务了,呵呵。碳圈公司可以衍生的业务真的是多多,只肯发掘。

我们先来梳理一下煤控的双目标:

微信图片_20171207075050

(以上数据来源于国家发改委网站)

我们再来看一下中国能源双控的时间表:

2013年煤碳消费达到顶峰;

2030年油品消费达到顶峰;

2050年化石燃料消费达到顶峰;

煤碳消费总量控制的时间表:

2020年,全国煤碳消费总量控制在41亿吨煤;

2030年,全国煤碳消费总量控制在35亿吨煤;

现在,双控目标在很多省份已经下达到企业,尤其在火电、电解铝、水泥、钢铁行业。

我们再回顾一下碳排放的时间表与路线图:

微信图片_20171207075130

碳市场今年启动,在很多地区,业主还是比较迷茫,碳数据如何整理?年度履约如何进行?以后企业生产减碳目标如何制定?

在双目标的压力下,业主单位如何选择?

其实现在压力最大的应该是4个行业,电力、电解铝、水泥、钢铁。但是这4个行业在世界上来讲,生产技术也是相当先进的。几大电力行业巨头度电标煤已经达到310克以下,水泥生产的电耗、煤耗也都基本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煤与碳的问题如何化解,看样没有远期的规划是不行的。

有些企业已经作出了一些大胆的尝试,

第一类:燃料替代,我们走访的一些客户已经作了尝试,比如大唐的电厂作了生物质的试点;水泥厂有的已经进行的油泥的掺烧;

结果:煤及碳排放均下降,生产成本上升;

第二类:碳储存及碳利用CCUS(碳捕集及利用),电厂及炼油油厂尝试的比较多,附近如果有采油设施,或者碳的产品可以接近食品级,则更受欢迎。单纯的CCS(碳捕集)在经济上很难达到平衡,要等成本大幅度下降后才有可行性;

结果:煤耗上升,碳排放下降,生产成本大幅上升;

第三类:原料替代,这样的个项目以水泥行业居多,电厂渣,矿渣、粉煤灰等都是不错的选择。化工及钢铁行业也可以参考(原料中有碳酸或草酸根的)。结果:煤耗略有上升,碳排放大幅下降,生产成本略有上升;

第四类:电力替代,这是目前很多跨国企业的作法。国外的绿证与国内不同,如果企业用电来自于可再生能源,是可以抵消相应的碳排放及用能权,也就是说,企业如果用能均来自可再生能源,产能可以无限放大,没有能源及碳方面的任何限制。

煤耗、碳排放均大幅下降,生产成本大幅上升;

煤电联动是个老话题,煤碳(CO2)联动或是以后的新兴话题。

作为业主单位,总有一款适合您,您要作的,就是认真作一个能源消费的远期规划,顺势而为,提前布局。

来源:低碳天下

tandao ideacarbon

Add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