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MRV体系现状-上

所谓万丈高楼平地起,MRV体系作为碳交易市场的基础,其扎实程度直接决定了碳交易市场能否走得更高更远。然而,就目前来看,中国碳市场这个「万丈高楼」的基础还没有想象中那样扎实。

 一、概要

中国自2013年发布第一批《行业温室气体核算指南》(以下简称《指南》)以来,先后在2014、2015年又发布了两批次共24个行业的《核算指南》。在2015年底又以国家标准形式发布了包括《工业企业排放核算和报告通则》在内的11项国家标准(GB32150)。2016年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办公厅关于切实做好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启动重点工作的通知》文件中又同时发布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企业碳排放补充数据核算报告模板》(以下简称「补充数据表”)、《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第三方核查参考指南》(以下简称「核查指南」)等一系列支持性文件。之后除了补充数据表有一些更新以外,中国碳交易市场MRV体系相关的国家级指导文件就此告一段落。根据中国碳交易主管部门的要求,全国约7000家控排企业需要按照以上相关文件要求编制2013-2016年的排放报告、以及进行三方核查和相关数据报送。各省市的工作进度不一,有些省市早在2015年就启动了数据报送工作,而有些省市相对晚一些,有些到目前为止还未完成相关报送。在整个数据报送的过程中,中国的MRV体系受到了严峻的考验。体系的不完善和人才的缺乏导致数据质量参差不齐,虽然在这过程中体系已经不断改进,但由于基础架构的硬伤及管理层对配额分配方法的摇摆不定导致当前的MRV体系很难支撑一个公平、公开、公正的碳交易市场。

二、分行业的核算指南,失去一致性的指南

中国的温室气体核算体系采用每个行业一个单独指南的形式。当初这样设置的原因可能是认为按行业编制指南会更加精确,也可能就是一个拍脑袋的决定。在这个背景下最终由多个机构共同编制出了24个行业的指南,且并没有排除今后继续增加行业指南的可能。这些指南先不说其内容如何,光看其编辑水平就难以称得上国家级的指南:字体不一,文字大小不一,段落间隔不一等问题还算是小问题,一些明显的编辑错误甚至已经影响到了正常的理解。

微信图片_20170421202238

类似的编辑错误在《指南》中随处可见

再来看《指南》的内容,从《指南》最终呈现的内容来看,这些编制机构应该是相互独立编制的。对于企业温室气体排放的核算来说,绝大部分企业排放都来源于化石燃料燃烧和电力使用,而这个与行业种类并无太大关系,所以任何行业的指南实际上大部分内容都一样,这使得这么多机构编制这么多行业指南的必要性值得商榷(事实上其中的《其他工业行业温室气体核算指南》可以代替很多既有的《指南》)。而且多个机构编制同一个内容时,会因个人喜好使得最终呈现出的结果不一样,这使得碳核算体系从表观上就缺乏一致性,让使用者感到困惑。

 

微信图片_20170421202243

同样的化石燃料燃烧排放却出现了不同的计算表达式

一致性缺乏的另一个表现在于:由于缺乏统一的指导原则,各行业在编制碳排放核算指南时无法拿捏核算精确度。因为企业碳排放全部是通过间接计算而来,不可能达到完全的精确。所以为了保证可操作性及横向的可比性,所有行业在计算的精确度上应该尽量保持一致。而《指南》却没有做相关考虑,比较明显的例子如碳酸盐消耗产生的碳排放,有些《指南》在计算式中要求考虑纯度而有些则不需要。较为复杂点的例子如计算水泥原料分解排放的活动水平数据与外购热力产生排放的排放因子的比较。前者对窑头和旁路粉尘量以及不是来源于碳酸盐分解的氧化镁(MgO)的含量等相关数据的要求十分苛刻,涉及排放量占总排放量却极少,而后者对总排放影响巨大而且相关数据获取较为容易,但所有《指南》均只要求热力排放因子采用缺省值而不是自测,这相当于是在占总排放不到1%的数据上绞尽脑汁提高精度而在占总排放50%的数据上却直接采用缺省值。

在一致性缺乏方面最大的问题在于排放因子的选取方面,由于各指南编制单位相互独立,在排放因子的选取方面及其混乱,光是化石燃料热值的选取方面就参考了《中国能源统计年鉴》、《2006年IPCC国家温室气体清单指南》、《中国温室气体清单研究》、《公共机构能源消耗统计制度》等8个文献出处,甚至有些《指南》的热值数据并没有标明出处。这使得即使同一类型的排放源因为《指南》不同而算出的排放量不同,而这种不同并不能带来精确性的提升,反而让指南使用者对指南里提供的数据感到疑惑。

微信图片_20170421202318

各种燃料热值部分截图,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数据源

 

分行业编制指南除了缺乏一致性以外,在跨行业填报方面也出现诸多问题,《指南》只是简单提到如果生产其它行业产品,应当按照相应《指南》要求计算和填报。但是因为几乎任何行业都涉及化石燃料燃烧和电力的排放,如果涉及到其他行业产品的生产,对于公用部分的排放到底是合并计算还是拆分计算、合并计算时应该如何合并、拆分计算时应该如何拆分均没有说明。由于没有明确的分产品碳排放拆分方法,在填写补充数据报表时也会出现同种产品碳排放数据无法横向比较的情况,如工业废气制甲醇与天然气制甲醇,工业废气制硫酸与硫铁矿制硫酸的比较等,这将会直接影响各行业基准线的设定。

 三. 碳管理体系的缺位

所有行业指南的第六章内容都是“质量保证和文件存档”,其内容就是温室气体管理体系的建立。然而目前中国绝大部分企业并没有建立相关体系并且也没有打算建立,主管机构也并没有强行要求,所以大部分企业当前仅仅处于“根据核查机构的要求提供对应数据”的状态。核查企业要什么数据,受核企业就给什么数据,给完以后基本转身就忘了提供了哪些数据,所以更谈不上数据的管理。而且,因为没有管理体系,如果企业负责人忘了或者是更换负责人,就会出现在同一数据上提供不同数据源的情况。例如同一化石燃料用量在去年核查时企业提供的数据源为《A报表》,而今年就可能提供的是《B报表》,这会给数据的一致性方面造成巨大隐患。

其实在各碳交易试点地区,虽然没有要求控排企业编制受控的碳管理体系文件,但是对于相关数据的监测计划还是要写的,这对于数据的质量保证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它甚至比某一次核查的数据准确性更重要,因为建立起良好的碳管理制度,能一劳永逸地解决今后数据质量的一致性。遗憾的是全国控排企业碳排放摸底过程中,并没有重视这件事情。

来源:老汪聊低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