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排放交易切入点:主体功能区规划

“碳交易需要逐步推进,我认为应该结合最有可能入手的点开始推进,主体功能区规划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广州分院院长陈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

“目前碳评估的方式和方法都还在探索中,但可尝试用项目的单位投资所占有生态面积(生态固碳)和预测单位产值碳排放作为交易要素。”陈勇对本报记者解释。

《21世纪》:碳排放交易已经说了很久,但迟迟未能正式开展,您对此怎样看?

陈勇:碳交易需要逐步推进,我认为应该结合最有可能入手的点开始推进,主体功能区规划就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

“十一五”期间国家发布了《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将国土空间划分为优化开发区域、重点开发区域、限制开发区域和禁止开发区域四类主体功能区,并规定了相应的功能定位、发展方向和开发管制原则。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第一个全国性国土空间开发规划。

结合主体功能区规划,省与省之间就有了展开碳交易的可能,当然,现在省和省之间暂时做不了,但在一个省内部,尤其是对5个低碳试点省来说,可以借助省内主体功能区规划的推进,来推进碳交易。

《21世纪》:就一个低碳试点省内部来说,以什么作为开展碳交易的抓手?

陈勇:一个低碳试点省的主体功能区规划一旦出台,如果某个市被纳入限制开发或禁止开发区域,这个区域的实体经济发展将受到限制。而在现行对政绩的考核评价机制下,加之解决发展中的问题需要财政支持,所以,各地政府不得不大力发展实体经济。

比如各地都制订了“十二五”发展规划,但一看就知道其内容都大致相同,尤其是产业发展规划雷同,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倾心于招商引资,致力于工业发展。造成低水平重复,产能过剩,一些地方由于产业基础弱,产业环境条件差,上马的项目既达不到预期成效,又造成资源浪费,环境污染。

因此,建议运用碳交易的手段,既保证了各地的特色发展,也可保障各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基本相当。

《21世纪》:怎样将碳交易与功能区规划结合在一起?

陈勇:目前碳评估的方式和方法都还在探索中,但可尝试用项目的单位投资所占有生态面积(生态固碳)和预测单位产值碳排放作为交易要素。根据我国(或某省)必需控制的碳排放总量和生态容量,测算并分配各地区的人均碳排放容量和生态面积,限制开发或静止开发区域可用其碳排放容量、生态容量与优化开发区,或重点开发区进行碳交易,从而可以获得发展机会,增加财政收入。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来源: 2012-03-20 03:03:05  21世纪经济报道(广州)

作者:未知

http://money.163.com/12/0320/03/7T0PRG7S00253B0H.html